首页 »

【舆论+】我们该不该接受“一元捐”的道歉?

2019/9/24 3:39:59

【舆论+】我们该不该接受“一元捐”的道歉?

前有“一元画”,后有“同一天生日”,一元献爱心如今玩得是越来越溜,真是“一块钱献了不吃亏,一块钱献了不上当”。

 

1

 

这几天,“同一天生日”的爱心捐款又刷爆了朋友圈。用户只要输入自己的生日,就可以寻找和自己生日相同的贫困学生,为其捐赠一元钱。

 

火归火,争议也不小。既然捐了款,理所应当地会晒到朋友圈,晒的人多了,问题就暴露了出来——同一个受助的贫困学生,却有不同的生日,而且名字也不同,甚至有贫困学生的生日是2009年2月29日,要知道,2009年的2月根本没有29日。

 

针对来自公众的质疑,“同一天生日”的操刀手“零分贝”回应称,“同一天生日”是与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联合推出,但活动在测试阶段被工作人员发到朋友圈后传播开来,出现了信息错误和界面不稳定的情况,就此向公众道歉。目前已紧急协调优化界面,避免系统再次出错。

 

但该回应并未说明将如何处理测试阶段获得的捐款,虽然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具备公开募捐资格,但在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的“捐赠数据”页面,尚无此次活动的善款记录公示。

 

如今,深圳市民政局已成立了调查组,着手调查“同一天生日”网络募捐活动。

 

2

 

原本觉得贫困生跟自己同一天生日很有缘分,没想到生日也拿来“共享”,这么一来,就有点尴尬了。

 

大骂是“骗子”的人不在少数,网友“龍門山下的少年”说:“就是骗钱而已,满足大家想做善事的虚荣心。”在分贝筹的官方微博下,“骗子”的讨伐声很有气势。

 

《南方都市报》文章认为“零分贝”的回应根本站不住脚:“从技术的角度分析,同一人出现不同的、却有规律的名字,更像是后台给同一人备注的不同称谓。”

 

另外,文章还指出,“一元捐”可视为一份正式捐赠合同,“零分贝”真要向公众诚挚道歉,就应该原路退回款项,而不是道完歉匆匆收钱走人。

 

出了事情,立马把“锅”甩给技术失误,“零分贝”的回应只能给个0分。网友“公益人生2017”表示:“分贝筹真的是专业人士干了非常不专业的事情,你搞测试,出错,你就赶紧关闭,你还说程序员的问题。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有人觉得,与其急忙甩锅,“零分贝”不如赶紧把善款赶紧公开了。网友“明天的我”说:“是不是同一天生日不是我关注的问题,但我关注捐的钱怎么放到孩子手里。捐款用途渠道应该更透明。”

 

就如网友“我这么优秀”所说的:“希望只是失误,技术上有bug还可以修复,道德上的bug可就真的修复不了了。”

 

“光明网”还挖出了“同一天生日”背后的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今年8月,在引发强烈舆论反弹的“一元画”募捐风波中,项目善款接受方同样是深圳“爱佑未来”。当时公众的诸多质疑并没有获得答案,诸如捐款记录查不到,善款去向所谓的“艺术疗愈”笼统、模糊、语焉不详,不够透明的信息披露,并不能消除捐助者和公众的疑心。

 

3

 

之所以这次的“一元捐”引发这么大的争议,绝非仅仅是“共享生日”这么简单。

 

首先,“零分贝”缺少筹款权,就是一大硬伤。

 

根据《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规定,公开募捐信息应先在民政部统一或指定的平台发布,不能直接在慈善组织自己的平台或其他非指定平台发布。

 

“公益慈善论坛”在微博上表示:“尽管有爱佑未来的公募资质做背书,但‘同一天生日’筹款信息是在分贝筹公众号发布的,应属于非法募捐活动。”

 

新华网在《三问分贝筹募捐事件》一文中也质疑,“零分贝”很明显并不属于民政部指定的12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发布平台,也非具备公募资质的慈善组织的官方渠道,这些都是与慈善法规定相悖。

 

另外,针对“零分贝”回应中所称“本活动所有受助孩子均来自国家‘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南都观察”也表达了不解:“既然孩子们都来自‘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家庭,说明已经有国家转移支付的介入,为什么还需要捐款这类的社会公共资源?公益组织的意义之一便是弥补政府失灵、市场失灵时可能存在的不公。”

 

更严重的是,“一元捐”甚至会重新酿成民众对慈善的信任危机。

 

《法制晚报》认为,经历过“郭美美事件”后,经过几年来多方努力,慈善事业才恢复元气。但捐助行为是没有回报的,因此它也十分脆弱,捐助活动哪怕某一个环节出现“虚假”,捐助人都会有“冤”的感觉,这种“冤”经过发酵,对社会慈善事业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即便“一元捐”的孩子们生日都是真实有效的,这种慈善营销仍然不值得提倡。

 

知乎网友“朱浠汐”认为,慈善也好,扶贫也罢,尊重服务对象,也就是所谓“被帮助的人”和项目的有效性是第一位的。“现在青基会不再以具体贫困儿童肖像募款,但分贝筹又刷新了下限!哪怕数据没有造假,这样赤裸裸地用小孩举着牌子对着镜头,留在网络上供人转发,都丝毫看不出对这些孩子的尊重更没有爱!”

 

4

 

随着互联网+慈善的深入,“一元捐”只会越来越普遍,但这次事件仍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真实,是慈善公益的底线。靠着卖惨博同情,并不可持久。

 

“南方网”认为:“贫困学生的信息真实可靠是前提,贫困学生有个性需求是其次,不能迁就活动的创意,忽视受赠者信息的真实性,也不能为了让捐赠者找到与自己生日相同的贫困生,制造出并不存在的出生日期或贫困生来。”

 

另外,善款的公开透明可追溯,如何强调都不为过。网友“瑞峻2016”呼吁,受捐人应向正规慈善平台申请,由平台委托第三方考查、审核。平台要定期公布通知捐献人,资金的使用和情况。同时,要成立监查会进行监查。这样才能避免浪费捐献人的爱心。

 

“光明网”也评论说,当下在慈善募捐方面,需要规范的事情仍有很多。比如信息的公开透明、监管的强化、社会监督的跟进等。

 

事实上,慈善绝不是捐款这么简单,每一个心怀公益之心的人,更不应该“一捐了事”。

 

“有机会的话,去参加离自己近的由靠谱的青少年教育机构发起的志愿活动。了解受助人的处境,同理他们的心情,这比远远地捐上一块钱更有用。”网友“朱浠汐”号召慈善应该全民参与、全民监督,“信任是一环扣一环的,谁也不能保证一个项目或机构百分百可靠。”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是公益慈善得以壮大发展的一大因素。如今捐助者已愈发专业,公益组织是不是应该更专业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