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侠客岛:一个商人如何成为美国总统?

2019/10/10 6:04:01

侠客岛:一个商人如何成为美国总统?

 

这是一场无比混乱、“比烂”高潮迭起的美国总统大选,甚至在11月8日投票后的计票过程中也是悬念丛生。最终,年过70岁的特朗普赢下了这场迄今美国政治史中最不可思议的总统大选。


11月8日,特朗普通过其竞选阵营发出了题为“最后的号召”的邮件。在这一邮件中,特朗普说,“还记得民调曾说我们只有1%的胜算和媒体说我们永远赢不了初选的时候吗?今晚我们将有机会证明他们再一次是错误的。今晚,将是我们书写美国政治历史上最伟大的大逆袭章节的机会。”


他言中了。


冲击


如一头大象闯入瓷器店内一通拳打脚踢;如一只性情极度暴躁的鲶鱼将安静的沙丁鱼群搅得天翻地覆;如那个大声说出皇帝其实并没有穿上新衣的无忌男孩;如吃腻了“满汉全席”,换上一顿农家乐粗粮后的新奇、爽口与痛快……所有这些比喻,都与特朗普跨入政坛所带来的感觉相似,但所有比喻又都无法概括特朗普为美国政坛带来的惊愕、争议与震撼。


去年6月16日,地产商人特朗普正式宣布角逐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整个地球的多数人,对于特朗普正式跨入美国政坛的第一反应,是十分不屑、极度轻蔑与种种冷嘲热讽。多少人冠之以“跳梁小丑”,几乎无人想到特朗普会走得这样远。


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美国党争极化,社会撕裂,内政外交乏善可陈;作为社会中坚的中产阶级殷实家境程度大为缩水,底层百姓向上流动性几乎停滞,贫富悬殊拉大,社会不公难以改变。中国等国家,和上千万非法移民,成为就业机会减少、 “抢夺”美国福利资源最为方便的替罪羊。种种不满与愤怒,积聚成为愈发强烈的要求“改变”的社会能量。


这种社会能量火山般的释放需要一个出口。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便是这个出口。


在这个当口,各种蓄积的社会矛盾藉此爆发,各种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挤上那道通向白宫的独木桥,一个个风云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般舞动在风口浪尖,飘扬着种种听似美好、却谁都无法全盘兑现的承诺,最终的角逐结果,至少决定着今后四年美国社会钟摆的方向。


美国总统大选的制度安排就有着“风水轮流转”的历史惯性。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进程中,特朗普就是在反传统、反禁忌道路上走得最猛的人。


于是,人们看到了美国大选史上一个极为罕见和反常的情况:特朗普种种“政治不正确”的恣意妄为非但没有令他昙花一现,反而在美国媒体一阵强似一阵的曝光中一路前行,各种民调一直看涨,直至挑落共和党内所有竞争对手。


从初选到大选决战阶段,这种宣泄较“政治正确”更为势头更猛。恰恰因为特朗普是一位局外人,所以他能够走得这样远。这位“搅局者”狂欢的背后,代表着美国社会久已有之的不满、愤怒及其尽情发泄。


挑战


特朗普是美国社会“有钱就是任性”的典型代表。


在具有巨大历史惯性的华盛顿政治机器面前,他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最终迫使游戏规则部分改变的搅局者;他是一个蔑视“政治正确”、为一部分社会不满和愤怒代言的发声者;他是一个享受捅破社会脓包快感的颠覆者;作为商人的他一路杀得人仰马翻,最终戳穿了美国政坛上那块久已有之、且极为坚硬的天花板;他是现存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最为令人惴惴不安的挑战者。


每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是美国各种政治势力能量释放的开阀期。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巧敌如簧的才能请不要来。这种激情奔放的政治周期,本就有着与理性相悖的极端冲动,在不断极化的政治生态中,有着极为鲜明个性与强烈雄心的特朗普,借势成为2016大选年加剧变化冲运的弄潮儿,成为在美式民主卵翼下想拦都拦不住的“怪胎”。


耐人寻味的是,在整个大选过程中,特朗普面对着一扣紧似一扣的抹黑、贬损和反对声浪。这些声浪之所以显得格外响亮,盖因其背后本就是掌握着美国主流话语权的精英阶级和媒体。


特朗普早已被美国精英普遍视为难以容忍的“异类”,就连在共和党内也是如此。就像是吹响了美国危亡的集结号,特朗普的崛起令美国主流媒体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站队现象。除福克斯新闻电视台等极少数媒体外,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今日美国报》等都公开表态站队支持希拉里。在这些既得利益者面前,在华盛顿巨大风车面前独斗的特朗普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今天开票时,但凡希拉里领先,全球市场就飘红;而在特朗普势头逆袭后,市场即开始震荡。这多少是因为特朗普在竞选中表现出的“民粹”、贸易保护、反全球化等立场,但也体现出“精英政治”与民众呼声的撕裂。其实观察今天的票数就可以看出,在美国诸多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希拉里票数基本占有;而让特朗普获胜的,则颇带点“农村包围城市”的味道,虽然他本人是富豪。


同样耐人寻味的是,一直没有受到美国主流媒体、各式民调关注的“沉默的选民”,包括不少华人在11月8日用选票为特朗普说话。此外,在整个大选过程中,诸多新媒体成为支持特朗普的舆论大本营。


在一个撕裂的美国社会中,这些表面不占主流的舆论场和沉默的选民将选战的天秤压倒在特朗普一边。


魔咒


美国有着总统两党轮流做的“选举魔咒”。2016年的选举结果仍然没有逃出这个魔咒。这个魔咒背后的动力,是要求变革的民间激浪。看似“政治不正确”的特朗普在这股潮流之上成为弄潮儿,美国主流媒体和所谓精英们颜面尽失。


10月22日,特朗普在葛底斯堡发表了一个他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以来分量最重的演说。


这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竞选活动安排。1863年11月19日,美国总统林肯就是在这里发表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提出了影响整个世界的“民有、民治、民享”等思想;在特朗普的这篇演讲中,他也花了不少笔墨,痛斥美国“黑心媒体”和所谓精英阶层。


他说:“黑心媒体也是这个腐败团伙的重要一环。这些媒体是如此腐败,他们用一件又一件编造的故事和新闻,尽全力的去抹黑除了希拉里以外的所有候选人。”


他还说:“很多年来,我曾以局内人的身份见证这个政治系统的内幕。我知道华盛顿和华尔街是怎样运作的,我也知道他们是如何作威作福,蹂躏美国人民,践踏美国法制……我们的政治系统已经溃烂了。想要改变美国,我们只能打破腐朽的政治系统。华盛顿建制派们如此处心积虑的阻止我们,进一步印证了我们的竞选运动已是美国人民最后的机会。我们的政治系统早已腐败不堪。”


在这场演说中,特朗普提出了一项百日计划,并称这是特朗普与美国人民间的“神圣契约”。看到这样一份百日施政清单,听着那“我将改变华盛顿的现状,建立一个诚信负责的国家政府”这一貌似庄严的承诺,心头涌上的却是阵阵不屑和“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丝丝悲凉。


美国的政治终于难逃已上演过无数次的老套戏码。就连曾经的“局外人”,也开始按照华盛顿的套路,先向空中吹起一个巨大的七彩肥皂泡。它很好看,但很快就将破灭。别的尚且不论,任何一位对美国政治机器运作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要在短短百日内由联邦国会通过那些法案,无异于天方夜谭。


未来


未来会怎样?


至少,曾经尽力抨击华盛顿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也将体会到“屁股决定脑袋”这句糙话中不糙的道理。


他的大嘴巴可能不得不收敛。他将做出姿态,尽力弥合美国社会的巨大分裂,尽管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将在不知不觉中做出许多出尔反尔的事情。他也将尽力实行改革,至于能够兑现多少,那将很可以存疑。


今年是农历中猴年,世界果然很不安分。6月24日,英国脱欧。多极化的世界中,欧盟这一极出现分崩离析征兆,整个世界都在掂量着其中的意味。“特朗普现象”是世界发展、变化的一部分,也将推动世界新一轮的发展、变化。


特朗普会对中国怎么样,自然成为国人最为关心的问题。作为美国利益的代表,特朗普一定会在一定时期和某种程度上摆出强硬姿态。但最为重要的是中国一心一意谋发展,“我自岿然不动”。